我还喜欢吃清明团子
2021-07-09 16:0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8日,跟随着比利时西弗兰德科技大学教授johan dhaenen,该校6名金发碧眼的学生走进了浙江杭州大成岳家湾实验学校,以上一天课的形式,与学校六、七、八年级的学生来次“穿越”大洋彼岸的谈话,感受不一样的中西方教育特色。

arnonoe的专业方向是语言教师,尽管从大一开始就从事过教学实习工作,但当他真正走上中国的讲堂时,面对约40个学生齐刷刷的眼睛,这个还长有青春痘的小伙子,还是抹了抹汗,耸了耸肩。

arnonoe却不这样看待,反而“取经”起中国的教育方式,他认为,考试在学生的成长过程中有着必要性,中国考试存在一定的过分注重成绩现状,若能将中国和国外的教学方式融合在一起,那就是最完美了。“我今天就是来这样的学习。”

在接下来的心理课上,arnonoe和比利时的实习老师们推出比利时式的心理教学法:ppt中放出图形,让学生用10秒钟来记住图形,接着照模样画下来的游戏,一时教室气氛随之热烈高涨。

在教育方式方面,有说法国外课堂倡导小组讨论以开阔思维,中国注重应试教育,唯高分是从的应试论曾被人诟病。

浙江省与比利时西弗兰德省是友好省份,签有科技教育合作协议,去年,比利时西弗兰德省政府及教育代表团来浙江时,就曾经专程到大成岳家湾实验学校会谈了“实习生交流项目”,当日来此校的便是首批6名学生,包含语言、生物、心理、数学等专业。

相比于比利时的学生,他觉得中国的学生很乖,“说声"嘘",大家就安静下来,真的很有纪律性。”

走下讲堂的arnonoe告诉记者,今天在中国的教学中有了自己的感悟,“相比于比利时,中国课堂里的学生特别多,让我觉得让每个学生都能参与显得更为重要。因此,我更明白怎样去把握课堂,让它变得更为有趣,并从生活中举例引出感兴趣的话题,让交流更顺畅。”

看完比利时式的心理教学,杭州市大成岳家湾实验学校校长曹纺平认为,比利时的老师跟一般国内老师相比,他们更注重科学判断,而中国很多教师多偏向于主观判断,比利时老师通过学生对图形的掌握进行分析,了解学生在学习方面的不足,值得学习。

“不会啊,我每天都吃kfc。”八年级的张啸康回答道,还特意强调自己爱吃西方快餐。旁边的同学接着说,“我还喜欢吃清明团子。”颇为中国气息的“清明团子”一词,非但没有难为到arnonoe,他反而饶有兴趣地让学生解释团子里的馅料。

“你在家会烧饭吗?”为了更好接近学生,arnonoe在学生围成一圈的讨论组里,一开口就用英语问出这样的问题。

22岁的比利时小伙arnonoe也在其中,这对于今年6月毕业走上比利时某中学讲堂的他来说,今天在中国的课堂上挥舞教鞭,无疑是今年对自己最好的毕业礼,而他却将今天的中国行认为是“取经”中国教育。

比利时西弗兰德科技大学教授johan dhaenen认为,中国12岁左右的学生还能在一起上同样的课,但在比利时,这个年纪的学生就需要思考选择专业和课程的问题了,“其实这个年纪的孩子还是更适合上课,不适合分专业,这一点要向中国学习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scxfxk.cn十大网赌网址推荐|澳门24h赌网站|赌网大全|mgdc宇宙最大赌网址场版权所有